于微微泛

花的海洋

陈皮松子糖:

画了两张关于小胖兔和小肥啾这对cp的甜图--春天的早樱下相恋,秋日的银杏下相守…这一组图要画一年四季,剩下的夏天和冬天有点纠结该选什么花枝最能代表这两季节,大家有什么好的想法吗?

桃年:

画枝南天竹~
我家种的南天竹可能养分不够一直没开花结果光长叶子😂

桃年:

之前给满天自印画的一个封面,发其中一张OuO

画了这段:
有一夜陆遥梦见西湖。
应是西湖吧,裴剑文家在杭州,杭州最有名的可不就是西湖。
他是梦见与他游湖。
阳春三月,西子湖畔,肩并肩慢慢走。
他侧眼望向他,便见仍是少年华美,白衣胜雪,眼角眉梢俱是笑意。
也并没有说什幺话,只是默默地往前走着,仿似要一直这样走下去,一直没个尽头。
后来突地下起一小场春雨。
水光潋滟晴方好,山色空朦雨亦奇。

川端明子:

逃离月亮的梦。

遥远的故乡仿佛是昨日糜烂的幻影

陈皮松子糖:

又画了银杏相关的图--秋天的叶子为什么不停地往碗里掉,也许是有个看不见的小仙在不断地往下拽…(试了三种不同的配色效果,黑夜发光、深蓝眩晕和冰蓝单色)

最近可能因为换季睡得不好,总做一些奇怪的梦,这次的图也是源自前几天的一个梦,梦里有一大片银杏树林,每棵树下都有一个石头碗,碗好像有吸力,叶子掉下来时大半都往碗里掉。
这时有一个声音对我说,这些碗里都有精灵,等月光洒下来的时候就能看见她们在摘树叶。一会月亮从云里出来,月光下我果然看见了树下碗里一个透明小仙在拽叶子。
那声音又说,精灵摘的叶子都是有灵气的,你也赶紧凿个石头碗放在树下,等攒满了一盆就能实现一个愿望。于是我在旁边找了一块泛着淡淡紫红色光茫的石头,开始徒手凿碗,就这样凿了一夜直到醒来,醒来后手痛手抽筋…(所以我好像发现了我每年秋天手疾都要复发的缘由了😂)